欠薪零容忍解读最新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

  • 阅读:7477

    欠薪零容忍解读最新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 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,曾是很长时期一直没能得到有效处理的社 会顽疾。在此条例出台前,用以规范拖欠农民工工资(尤其是建设工 程领域)问题的多为法律效力层级较低的部门规章或者其他规范性文 件,而在法律及司法解释层面鲜有涉及。《劳动法》、《劳动合同法》, 以及相关司法解释,要么多为原则性规定,可操作性不强,要么是对 于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问题缺乏针对性。在笔者曾代理的多起建设工 程领域拖欠农民工工资(尤其是涉及违法分包、转包)的案件中,最 大的感受是无“法”可依。笔者以为,或许这也是导致拖欠农民工工 资这一社会顽疾迟迟得不到有效根治的重要原因之一。 而本次《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》的颁布,可以说是一场及时 雨。其较为突出的主要特点为: 一是总结了实践中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一些成熟有效的 措施,譬如设立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、总承包单位代发、用工实名制、 工资保证金等,并将其上升为行政法规; 二是明确了相关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及监管责任,减少“踢皮球” 现象发生; 三是明确了农民工工资支付的主体,如《条例》第十六条至第二 十二条; 四是加大了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处罚力度,譬如《条例》第 五十三条至第六十二条。如果这些处罚性规定真能落地生根,笔者相 信不仅会使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社会顽疾得到有效疗治,亦将会有力 地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! 拖欠农民工工资多发高发态势得到明显遏制 “多年来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党中央、国务院的坚强领 导下,治理欠薪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,拖欠农民工工资多发高发的 态势得到了明显遏制。”人社部副部长张义全说,2019 年,各地查处 欠薪违法案件数、涉及劳动者人数和金额,分别比 2018 年下降 33.1%、 50.8%和 50.4%。 由于一些行业生产组织方式不规范,源头上建设资金不足,治理 欠薪制度措施刚性不够,用人单位主体责任、属地政府和部门监管责 任没有完全落实到位等原因,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尚未从根本上得到 解决,根治欠薪工作任务依然繁重。 “《条例》的制定,是近年来治理欠薪工作成功经验的制度化提 升,是依法治欠的重要体现和制度保证,彰显了党中央、国务院对根 治欠薪工作的高度重视,顺应了社会各界对根治欠薪的期盼和呼吁, 开启了依法治欠的新阶段。”张义全说。 《条例》用法规的方式再次明确了用人单位、地方政府和部门三 方的责任。用人单位要通过银行转账或者现金形式支付工资,不得以 实物或者有价证券等其他形式替代;地方政府应负属地责任,县级以 上地方政府对辖区内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负责;部门负监管责任,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、工程建设行业主管部门以及发改、财政、公安等 部门依职责承担相应的监管职责。 工程建设领域工资支付有了绿色通道 工程建设领域一直是农民工欠薪问题的高发区,为此《条例》设 置专章对工程建设领域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问题作出规定。 ——破解“没钱发”难题,提出专用账户制度。解决农民工工资 拖欠问题,钱从哪里来是关键。人社部劳动保障监察局局长王程表示, 一直以来,农民工工资没钱可发或者工钱与工程款相混淆的问题比较 突出。因此,《条例》规定施工总承包单位要开设专项用于农民工工 资支付的银行账户,建设单位从源头上将人工费用从工程款剥离出来, 确保人工费优先拨付到位,防止人工费与材料费、管理费等资金混同 或者被挤占。 ——谨防工资被截留,明确总包代发模式。有了钱,还要解决工 资怎么发,如何发到农民工手里的问题。王程解释道,目前,工程建 设领域工资支付一般要经过总包单位、分包单位还有包工头等多个环 节,容易出现被截留、克扣现象。为此,《条例》要求推行分包企业 委托施工总承包单位代发农民工的工资,施工总承包单位通过专用账 户直接将工资发到农民工本人的银行账户,确保工资发到本人的手里。 ——用工确认难、工资核算难,推行农民工实名制。“推行实名 制,是为了解决工资发给谁、发多少的问题。”王程说,《条例》要求 施工总承包单位或者分包单位要依法与所招用的农民工订立劳动合 同并进行实名制的登记和管理,如实记录施工项目实际进场人员、考 勤情况。“这是规范劳动用工最基本的要求,也是专用账户制、总包 代发制实施的基础。” 为农民工依法维权提供有效渠道 法规的有效性取决于其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威慑性。为此,《条例》 明确了欠薪行为的法律责任。 例如,对违反规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用人单位,由人力资源社会 保障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支付;逾期不支付的,应向劳动者加付应付 金额 50%以上、100%以下的赔偿金;对涉嫌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 罪的,要及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。再如,对政府投资项目建 设单位违规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,除依法承担责任外,还要约谈单 位负责人,并作为其业绩考核等方面的重要依据。 针对农民工讨薪时的举证难题,人社部法规司司长芮立新表示, 《条例》作出了相应的规定。“一方面,我们要求用人单位要与招用 农民工书面约定或者通过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规定工资支付标准、支 付时间、支付方式等内容,并实行实名制管理,从而从源头上预防发 生拖欠工资之后的证据不足问题。” 另一方面,当农民工与用人单位就拖欠工资存在争议时,用人单 位应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。《条例》要求用人单位提供依法由其保存 的劳动合同、职工名册、工资支付台账和清单等材料,对不提供以上 材料的,用人单位将依法承担不利后果。